爬爬趴趴啪啪

谢沈初夜ONLY不可逆
古剑二游戏ONLY
小清新扑杀者

【谢沈】茸茸 41

  47.

  听说谢衣要走,同事们主动要请散伙饭。消息一传开,其他组也纷纷表示要来凑热闹,结果连大领导都听说了,发话说干脆办个新年会好啦,于是小包厢升级成几个大包厢。

  这天各个包厢挤得满满当当,大多是三十不到的年轻人,平时工作认真努力,吃喝起来也毫不含糊,刚上的菜在台面上转一圈就能见底,让早就过了而立之年的谢衣自叹不如。

  大伙儿吃着闹着,眼看天黑了,席面上也差不多了,美术组一个顶漂亮的女生忽然干了一杯酒,把酒杯啪地扣在桌上,众目睽睽之下借着酒胆向谢衣表白了。当然,被拒。眼看美女脸面挂不住,跟她要好的同事们互相看了几眼,忽然也来了个集体表白,嘻嘻哈哈地排队被拒。美女本来还憋着不哭,看到这么滑稽的场景眼眶里盈满的水珠儿就笑着掉下来,最后幽幽地叹了一句,“唉,真想见见谢哥的女朋友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妙人啊……”

  平时聊天互相八卦的时候,谢衣只说过他跟女友吵了架,暂时分居中,其他的再问也刨不出什么,连照片也不让看。美女这么一提,大家想着反正以后见不着了也不怕得罪,就嚷嚷着谢衣给看照片,不给不让走。没想到看起来性格温和的谢衣意外的态度强硬,脸上笑得温和却不肯就范,闹久了大家都觉得再勉强下去没意思便各自散了。

  没过几天便是过年。将近一半的人回了老家,路上行人稀稀拉拉,地铁里面空空荡荡,没外卖,没快递,市内不许放鞭炮,气氛冷清又寂寥。谢衣因为家里还有只猫,过得还算热闹,有天还开车去了郊外公园,把阿夜揣大衣里带它四处走走看看,顺便自拍发朋友圈。

  沉闷的新年一过谢衣便去了龙兵屿。等到天气转暖的时候试用期也满了,彼此满意的前提下签了合同正式成为龙兵屿的一员。

  新工作比想象中更有挑战性。谢衣在流月时虽然也接触过一些人工智能,但并不深入,进了公司以后断断续续地培训了几个月,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,令他全身心地投入进去。而难得闲暇的时光全都奉献给了自拍……有友人揶揄他从晒表狂魔变成了自拍狂魔,谢衣回了个笑脸,从不挑明他其实只想给某个人看。

  宠物医院里谢衣抱着阿夜给医生抽血,回想起来这小东西刚来的时候也就巴掌大,现在一岁了,摇身一变竟然长成了一只极漂亮的长毛猫,小跑起来浑身的毛抖得流水一般,趴在地上像块华丽的毛毯,再加上如玻璃球似的白眼珠,便美貌得十分惹人注目了。

  人年纪越大,对时间的感受越不敏感,一转眼又是一个国庆长假。回过神来,谢衣也是讶然,与沈夜一别仿佛昨日,而事实上竟是过去了两年。接着他又想起他的第一只猫初七,现在应该两岁,已经是只奔三的中青年猫。

  阿夜前一阵子发了情,在家四处乱撒尿,忙于工作的谢衣一拖再拖,终于等到国庆假期才有空带它来割蛋蛋。本以为阿夜个性安静温和应该会很顺利,到了现场谢衣觉得自己还是太天真,医生刚打开剃毛推子时阿夜就受惊了,在谢衣怀里拼命挣扎扭动,差点被它溜走。

  医生示意谢衣给它套上伊丽莎白圈,让主人摸摸它下巴哄着好转移它注意力,然后按在桌上抓着它的爪子“强行”抽血。第一针刚扎进去,因为阿夜不配合,没扎准,退出来又扎一次,阿夜被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喵呜惨叫,完事以后便精神抖擞地立刻要遛,幸被谢衣及时捞住。

  抽血结果显示阿夜身体状况不错,就被医生抱进手术室去跟蛋蛋告别了。等在外面的主人一时无事可做,便逗弄起医院里的猫狗,大的小的各种毛色的都看了个遍。黑色的猫也有两只,一只小的还隔在玻璃房里无忧无虑地玩耍,另一只跟初七长得差不多,大概是做了眼科的手术,右半张脸被纱布包扎,右胳膊还上着夹板,戴着伊丽莎白圈生无可恋地趴在小隔间里。

  谢衣从窗口望见那只可怜的黑猫,越看越觉得跟初七长得很像,感叹同猫不同命便拍了张猫片发到朋友圈:“来医院给阿夜割蛋蛋,看到一只很像初七的猫。可怜的小家伙,祝它早日康复~”

  

  世事难料大概就是这个样子,如果给沈夜重来一次的机会,他一定不会在这个点拿起手机,那他就不会翻开朋友圈,不会看到谢衣的那条状态,也就不会一时脑热地回复一句嘲讽:“呵,连自己的猫都认不出。”

  突然出现沈夜的回复,还是第一条,谢衣自然大喜过望。接着从意外到欣喜再到凝重,区区的几秒钟体验了一把情绪过山车。他立刻找到医生询问初七的情况,起初医生还想保密,却拗不过谢衣再三追问吐露了初七的伤情。事实证实了谢衣的猜想:初七遭到了虐待。

  小东西刚到家里的情形还历历在目,那柔软的毛茸茸的小黑猫不仅是排遣孤独的宠物,还是他与沈夜的纽带、感情的见证,是他们家庭中的一员,值得为之付出关心和时间。谢衣的神情情不自禁地变得紧绷,他回了一条消息,沈夜果然没有回复,拨去的电话也无法接通。所幸谢衣从听筒里机械的人声里寻回了冷静,仔细想来,以沈夜的为人不至于因为迁怒而去为难一只猫,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。

  他自己想着来日方长,日后再见时再问不迟。岂料皇帝不急太监急,一批后来的围观群众倒急红了眼,一条条消息发来都是关心初七的。谢衣一个个点过去安抚不及,更不知初七的情况已经上了微博,事态在他们看不见的角落里悄悄酝酿。

  谢衣游戏策划工作的个人微博仍在运营,经过谢衣同意,转发他朋友圈里的猫片,还把阿夜猫做成了游戏里的一个小彩蛋,转化了不少猫粉成了游戏粉。今天这条内容同样也被转发,转得还很迅速,图片下面大剌剌地横着沈夜那第一条消息。

  初七的惨状引发了众猫奴的愤慨,一致对虐猫的人渣表示强烈谴责。而群众的怒火无处安放,很快拎出了沈夜这条充满敌意的信息,纷纷质问这个叫永夜的是哪个货色,也不是好东西,一点同情心都没有。

  再接着有人在转发里圈了几个大V和宠物营销号,传播量进一步扩大。一夜过后沈夜的信息被人肉出来,更有人信誓旦旦地说初七就是沈夜的猫,沈夜就是虐猫的人渣。营销号一看事主的背景,乐不可支地评论加转发进一步扩大了事态,“CEO虐猫”的TAG在第四天上了微博热搜,沈夜的个人微博遭到围攻和谩骂,流月的产品被号召抵制。

  公关部门把这件事反映上去的时候已是上了热搜后的第三天。沈夜不满地先扣了公关部经理的绩效,然后亲自翻了一下甚少使用的微博,对这些人的好管闲事稍许惊讶了一下,接着给出了指示。

  这件事,不予回应。

评论(19)
热度(60)
2017-11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