爬爬趴趴啪啪

谢沈初夜ONLY不可逆
古剑二游戏ONLY
小清新扑杀者

【谢沈】棋星 12

  12.棋手的自尊心

  

  棋风如人。

  有人评价沈夜的棋风,锋利果决,犹如一把绝世名剑,出鞘则必见血。

  吴言的棋风,据沈夜买来的棋谱所见,偏顾大局,不拾小惠,与沈夜正好相反。

  今日这一局却十分反常。高手对弈,擅改棋风,固然能出其不意,却更容易自乱阵脚。起码,沈夜不会冒这个险。

  但对手却这么做了。

  沈夜在心中冷笑。

  这么想死,那就放马过来!

  

  到了未时,棋局已下到八十九手,两人沿着边路纠缠了大半圈,势均力敌胜负难分,众人看得大气不敢出一声,只有谢衣坐立难安,心思完全不在棋局上。

  在场只有他明白真相。他的人工智能真实水平绝不止如此,但顾忌到沈夜在闭着眼睛下,不好意思彻底放飞,就只能将就用数据库的记录来应对。以沈夜的水平想必早就察觉到了,不知他现在心情如何……

  谢衣更怕后面手数一多,局面铺得太大导致沈夜记忆错乱输棋,那又该如何是好……

  

  所幸谢衣没有被折磨太久。

  第九十手,吴言投子认输。

  

  赵常抹着汗宣布结果,厅堂一片哗然,这些有头有脸的名人物们像地痞无赖一样喧闹吵嚷,更有甚者还想冲进侧门,被仆从及时拦住。

  身后大门齐齐打开,屋内突然充满正午阳光。驿长满脸大汗地躬身送客,宾客们才渐渐冷静下来。

  虽不忿,但大多出于意犹未尽。就好比一出绝妙好戏唱到一半,刚入佳境,眼前突然一黑,台子坍了。闹吧,班主是熟人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确实不好意思。

  转眼宾客垂头丧气地散了个干净,谢衣却精神抖擞,赶紧问他的杰作到底什么情况。

  人工智能竟然也不清楚:是吴言自己认输的。

  谢衣暗衬,难道是觉得拖下去会穿帮?所以及早收手吗……

  

  比之别人,沈夜更不舒坦。

  对方明明未落下风,这样认输,实在有违对弈初衷。

  投子认输的吴言吐出一口长气,站起身来对沈夜深深一躬。

  “沈君神技……在下佩服。”

  对方如此诚恳,沈夜不好意思发作,只得客气道:“哪里。吴君奇思异想,发皇耳目觉人觉世,沈某佩服。日后还望能再续今日未尽之局。”

  吴言摆手,苦笑道:“不不。在下……自今日起,不再对弈。还请沈君见谅,告辞。”

  沈夜震惊,却没有出言挽留,目送吴言扶着仆从颤颤地去了。

  

  事毕后,赵常摆了一桌好菜招待沈夜师徒。沈夜只吃了少许便告退休息,赵常满腹得意憋得不行,捉住也想走的谢衣边吃边聊,跟谢衣聊熟了,大声叹息不能喝酒庆祝,明明一滴没喝也醺醺然的。

  谢衣好奇,“酒是什么?”

  赵常惊讶了一瞬,了然道:“也是。棋手不喝酒,你不知道也不奇怪。”

  吃完午饭,谢衣去找沈夜,见人已经歪在塌上闭目休息,便不打扰,独自一人出门不提。

  

  入夜。

  像往常无数个日夜一般,吴言依然在屋内独自下棋,直到那个陌生的脚步声再次传来。

  他没有像昨日那般惊惶站起,落子的手顿了顿,平稳地落在棋盘上。

  来人正是谢衣,但不是昨日那个谢衣。

  真谢衣学着人工智能的语气问道:“今日你为何认输?”

  吴言轻声道:“阁下神技,在下受之有愧。”

  谢衣捂脸,“有愧的是我,沈夜下的是盲棋,我却在下明棋,这就不公平了。”

  “非也。”吴言从右耳里掏出一个黑色小圆球小心地托在双掌之中,“阁下神通广大,能千里传音,亦有与棋圣一战之力。然吴某棋艺平平,与棋圣……有云泥之别。此战若是胜了……在下实在受之不起,愧不敢当……”

  谢衣点头,原来这人是担心一战成名之后被人发现名不副实。比起后半辈子被浮名拖累骑虎难下,不如多当一年瞎子安稳。不愧是棋手,擅长利弊权衡。

  他伸手拿走圆球,“我明白了。”

  “……此乃其一。”

  “愿闻其二。”

  吴言的脸浮出向往,但转瞬被悔恨覆盖,“沈君棋艺惊天动地前所未见,吴某有幸同代生人,只恨昨夜一时鬼迷心窍错失良机,已成今生最大憾事。”

  他这么一说令谢衣惭愧万分,“是我考虑不周,让我治好你的眼做为补偿吧。”

  吴言摇头,表示拒绝。

  “天意如此,不如顺其自然。”

  房间安静了一会儿,吴言忽然走近谢衣,带着罕见的兴奋道:“阁下棋艺不亚棋圣,何不现身与棋圣一晤?此战必定震铄古今,空前绝后!”

  “那可不行!”

  谢衣断然拒绝,要是让阿偃替他去下棋,那就跟作弊没两样嘛!他也是要脸的啊!

  吴言闻言十分失望,大叹一声,“唉!可惜!可惜啊!”

  

  从吴言家翻墙出来,谢衣一面小心警戒着巡逻的士兵,一面踩着各家屋顶朝棋驿的方向移动,路上还不忘跟他的骄傲对话。

  “今天心脏病都要被你吓出来了。不过,你的行为虽然过界了,倒是引出了有趣的事。”

  “抱歉,主人。”

  “嘴上说着抱歉,以后还会做一样的事吧?”

  “不,保证不会了。”

  “嗯……好吧,姑且信你了。不过你得老实说,如果今天吴言不认输,你能赢沈夜吗?”

  “不能。”

  “果然是用库的原因?”

  “是的。而且他已经察觉了,尝试使用不同的下法。”

  “是吗?”谢衣啧啧赞叹,“阿夜真了不起!”

  “确实。”

  人工智能沉默了会儿,又说道:“主人,你有没有想过,让沈夜成为你的旅伴?”

  这时谢衣刚刚跳上沈夜屋顶,脚底一滑,从屋顶上掉了下去。

  


评论(11)
热度(45)
2018-04-01